我怎么又隐身了

我怎么又隐身了

依水荷·桉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19-12-03 16:07:53

在线阅读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依水荷·桉原创小说《我怎么又隐身了》,主角是柳致行,柳儿,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转眼入了秋,柳夫人打算趁现在天气不冷不热送柳致行去先生处收收心,启蒙后再送去正经的书院。 柳致行诚惶诚恐地拿着礼物跟着爹爹柳九言

《我怎么又隐身了》免费试读

转眼入了秋,柳夫人打算趁现在天气不冷不热送柳致行去先生处收收心,启蒙后再送去正经的书院。

柳致行诚惶诚恐地拿着礼物跟着爹爹柳九言去拜访先生。

领路的小厮请示过主人家将柳家父子请进了书房。

待仆人关门退出去后,先生放下笔看了柳致行两眼。先生将请柳老爷请了出去,独留柳致行一人,问了他一个问题。他磕磕绊绊答了,先生就领着他出去见柳老爷。

先生还算委婉,只道自己学识有限,请柳老爷为爱子另聘名师。

简而言之,拒收。

柳老爷拎着被一同退回来的礼物,出了门老远,心里还是纳闷。眼见儿子情绪低落。犹豫片刻,坚决转身拉着柳致行回去,把他丢给门口的仆人,自己急匆匆冲进去。

柳致行局促不安地踩脚,他低着头,怕看见先生家的仆人的表情。像他这样一进去就被撵出来的学生应该是头一个吧?还连累爹一起被赶走了。来的时候满怀忐忑,觉得再也不能跑出去玩了,心里还有点不想来。可是现在他又想要是他爹出来告诉他,先生让他现在就进去读书就好了。

“孩子别难过,我们先生性子独,收学生全看心情。”仆人见他面上全是失落,好笑小小的人儿怎会有这般情绪之余不禁安慰他。

柳致行抬头,那仆人正同情地着看他,并没有他猜测的嘲讽或者轻蔑。

“先生经常……”柳致行露出一个“你懂的”的表情。

仆人秒懂,几不可察地点头,下一刻突然绷紧了身子。

柳致行回头,先生刚好在门外的台阶上站定,旁边是他爹。

柳老爷弯腰恭敬一鞠,先生摆手,回了屋。

等门完全合上了,柳老爷才过去牵着柳致行的手感谢仆人对儿子的看顾,仆人忙道不敢当谢。

柳老爷手上的礼物不见了,柳致行不确定是不是当了先生肯又见他们的谢礼,还是他爹忘了拿回来,他不敢问,怕自己表现得太差。差到不敢面对这样的自己,更希望那礼物就是束脩。

“爹……我……”

“过了年就来先生这里好好念书,先生觉着你好就会留着你接着在他那里读书。”柳老爷步履轻松。

柳致行想都没想到先生竟然留着他了。

“那不好呢?”

“不好?”柳老爷为难道,“不好就等启蒙后去书院。就是可惜了……”柳老爷说着想起来还在外面,不由止住话头,只道让他莫要多想,量力而行就好。

柳致行点头,低下头就想到他娘准备的重礼,或许他爹又许了其他更好的礼了。有点心疼,为了读书真是太亏了。

柳致行心里愧疚,愧疚着又觉得这真是个坏先生,贪财的家伙真真不是个好人。完了又难过自己是不是太笨了些,自己是不是给爹娘丢了人。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不行,所以家里才要准备这么贵重的礼物。

回到家,柳夫人见出门时精神饱满的儿子现下蔫头耷脑的,心里明白了大半,她故作严肃问他怎么了。

“先生问我对知县大人送我们去村间劳作的看法。”柳致行一板一眼地轻声回答,不去看冲他眨眼的小柳儿。

柳夫人招手让小柳儿规矩坐好,才又说:“哦?那我家三郎怎么答的?”

柳致行瞅了他爹一眼,柳老爷坐在他娘旁边正在吹茶盏,他调回视线,看着他娘答道:“我说我们在村间如何给人帮忙的,说我们平日干了什么。”

“还有呢?”柳夫人唤芙蓉把点心拿下去,小柳儿皱皱鼻子老实坐在一边舔手上的点心渣。

“先生问我心中可有不平。”柳致行眼巴巴地看着往外出去的芙蓉,芙蓉手上端着小柳儿吃剩下的糕点,他担惊受怕了一上午,早饭也没吃好,现在五脏腑都纠成了团,“我说开始是有的,原来我就没参与后头的事。后来天天干活就没想了,先生就让我出来了。”

柳致行说完,柳夫人去看老爷,柳老爷放下茶盏,点点头,让摆饭,席间告诉夫人先生让明年开春再送儿子去,现在在家里先随意念念三百千。

饭罢回屋,柳夫人才问柳老爷儿子为何明明被先生收了还变得这般消沉。

柳老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想想道:“许是被先生的气势震到了?我瞧着总归是好的,我们三郎向来皮实,如今畏惧先生倒是好事。如此这般才能好好跟着念书。这位先生约摸是姓孔,去年腊月才搬过来的,我瞧着大有来头,学识定是错不了,能留下三郎是三郎的造化。你莫要担心了。”

柳夫人点头:“我晓得了,寻摸着空闲时间让行儿与两个大的多处处……倒也不好搅扰了他们,明年春还要考试的。那我便多看着吧。”

“辛苦夫人了!”柳老爷唱戏似的一揖作底,惹得柳夫人娇笑着去瞪他。

“哥哥,你怎么不开心?”小柳儿等杜鹃推门出去后,悄悄跑到柳致行的房间。

“妹妹。”柳致行正坐在屋里的圆凳上发呆。

“哥哥,你怎么了?”小柳儿跑到他跟前坐下,伸手去拿茶壶。

柳致行截了她,亲自给她倒茶端到她手边,轻轻叹了口气。

小柳儿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嘬饮。

“三哥是不是太蠢了?”柳致行连着又叹了好几口气,“大哥二哥一起进的书院,如今都要考童子试了,我却日日给爹娘闯祸。”

小柳儿放下茶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左思右想道:“大哥哥二哥哥比我们大那么多,也许小时候也是淘气的,只是如今长大了,才变好的吧。”

这话没安慰道柳致行,他脸带受伤道:“果然妹妹也是觉得我调皮、我不好的!”

他说完这些,眼睛有些湿,情绪更低落了:“枉我次次带着妹妹出去,遇到好东西都想着妹妹。”

小柳儿见他要哭了,手足无措:“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哥哥你误会我了。”

柳致行脸埋在在手臂里,低声啜泣。

小柳儿慌忙跑去找柳夫人。

“娘!娘!”她顾不得敲门,立时闯了进去,她娘撩起帘子,走出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地,没个姑娘的样子。爹爹在歇晌,我们到外间说话。”

小柳儿探头,影影绰绰看见床上是隆起的,乖乖点头,跟着去外间。

“怎么了?”柳夫人给闺女理头发。

“我看见哥哥哭了。”小柳儿拉着柳夫人的袖子,想要她去看看哥哥。

“你三哥哭了?”柳夫人刚起身又坐下了,道,“臻儿可知道为什么?”

小柳儿摇头。

柳夫人把她从怀里推出来,直视她的双眼道:“哥哥长大了,有心事了。”

“心事是什么?”小柳儿迷糊问。

“心事就是不想告诉娘的,柳儿可不可以答应娘一件事?”小柳儿点头之后,柳夫人接着说,“不要告诉哥哥娘已经知道了好吗?”

“为什么?娘不去抱抱哥哥吗?每次娘搂着我的时候,我都会好欢喜的!哥哥肯定也会喜欢的!”

柳夫人笑了笑,把她抱坐在腿上,爱怜地道:“因为哥哥是男娃娃,以后要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好男儿流血不流泪,就是哭了,也不好叫别人知道的。会叫人笑话的。”

“可是我不会笑话哥哥的。”

“我家柳儿一直都乖,无论何时都不会笑话别人。但是哥哥会觉得别人笑话他呀,这是自尊心。”

“自尊心是什么?”

“自尊心是自尊自爱,敢于承担自己的责任,积极上进,成为更好的人。”

“小柳儿也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柳夫人忍不住笑了,温柔道:“那你去看看哥哥好不好?”

“好!”小柳儿高声答道,小跑着出去了。

“夫人,该吃药了。”芙蓉在小柳儿出去之后才进来。

“不碍事,放那吧。”

“夫人!”芙蓉面上闪过一丝急切,随后又平静了,将药放下,转身又去拿了条披肩给柳夫人披上。

“孩子们都大了,以后小心行事。”

“是。”芙蓉躬身应了。

 

我怎么又隐身了

依水荷·桉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