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圈

三国圈

嬴政作者

历史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20-01-10 04:03:28

在线阅读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三国圈》的小说,是作者嬴政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应该不会了。” 田豫慢条斯理的撕着肉干,头也不抬道,“御史中丞韩馥,中常侍张让,大将军何进掾属刘表,洛阳令刘焉等联名保举。外戚

《三国圈》免费试读

“应该不会了。”

田豫慢条斯理的撕着肉干,头也不抬道,“御史中丞韩馥,中常侍张让,大将军何进掾属刘表,洛阳令刘焉等联名保举。外戚,宦官,大将军,士林皆举,上又心许,能有什么反复?只不过刘公未把消息散出而已,实其已登幽州刺史之位了。”

党锢之乱一解,朝中与各州郡人事变动极大。

不少受了党锢之祸与牵连,四散逃亡的名士,八骏八顾,八及八厨等名士,纷纷又被征辟为官。

有的拒绝了,有的应征了,有的还朝了,有的失踪了。

八及中的张俭,就拒绝了朝廷的重新征辟,岑晊则逃亡中失踪了,而同为八及中的刘表,则应了大将军的征辟,成为了何进的掾属,被举为北军中候。

刘焉则是应了少府之征,成了洛阳令。

黄巾一起,党锢之祸一解,似为了向天下说明朝廷重士,一下征辟了不少人,正在滥发功名。

“等忙完了这段,我得赶紧让李安上洛阳铺摊儿去。”

李轩敲打着台沿,歪头道,“这朝中的变化,刘公幽州刺史的任命,若无你在刘公身边,咱就得后知后觉了。”

“刘公就是特意告诉咱们的。”

田豫倒是没揽功,而是实话实说,“若是伯安公不予我说,豫又从哪里知道。”

“权财是个好东西呀,能予人信心,真是酒壮怂人胆。”

李轩呵呵一笑,手指“哒,哒,哒哒”敲打着台沿,“一头老公羊,被赐个虎皮一披,就真以为自己是虎了。你还别说,这大义的虎皮时下还真有三分虎气。法统道统尚在,没到礼崩乐坏的时候呢,咱还得听令呀,***,一张虎皮就把咱涿郡老窝掏了,居然给咱整野地里去了。”

“渔阳可不是野地。”

田豫闻声一翻白眼,心中唱着谁不说咱家乡好,一脸不开心,“潞城居鲍丘水大运河之首,三水在畔,湿地多有,能辟大片水田,算是膏腴之地了。”

“还容易发洪水呢。”

李轩嗤笑一声,又不是很介意的一摆手,“一个小县之实,不抵领燕国屯垦事之虚十一,大哥这个燕国屯垦使的差遣,可比一县之令有用的多。燕国旧领可大可小,论大,广阳,渔阳,右北平等都是燕地。”

顿了顿,朝田豫歪头诡异一笑,“我已让世平兄把潞县城抢了个底儿掉,老县城破败。东南三河汇聚,灌溉用水充足,航运方便,又大把荒地,不若再建新城吧。”

田豫目瞪口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潞县太小,渔阳很大,燕国更大。”

李轩冲田豫嘻嘻一笑,“反正渔阳太守位空悬十来年了,老郡治渔阳县城都破败了,渔阳郡官吏都在幽州刺史治所蓟城办差呢。咱趁好建个堪做一郡治所的新城,以一潞县之实,一燕国之虚,治渔阳一郡之地,不算贪心吧?”

渔阳郡老太守李膺,第二次党锢之祸中被拷打而死,死了十来年了,渔阳太守位一直空悬。

渔阳郡的官吏都在繁华又安全的蓟城办公,遥领渔阳郡县乡。

结果,很幸运的,被黄巾一网打尽,杀个干干净净。

萝卜全让拔了,留下渔阳一地的坑。

这么坑坑洼洼的岂不有伤风化?李轩就想帮忙把坑填了算了。

可他封不了官,于是想了个辙,那么多坑谁爱占谁占,他只保护投靠北盟的萝卜,别的坑里的萝卜,他就不管了。

幽州这么乱,月黑风高的,他相信坑里的北盟萝卜会越来越多的。

北盟不能封官,还不许萝卜主动投效呀?

他为什么这么坏呢?他也想不通。

“民何来?”

田豫听到要移荒野,筑新城开荒,摇了摇头,无奈道,“再辟新城,民无田则无籍,便是建新城,开荒辟新田,何处之民愿随你往荒地?”

“民靠不住,民就是蜜蜂,只会朝有花的地方飞。只有嗅到了花蜜的味道,才会被吸引。”

李轩起身倒了杯水,润了润嗓子又捏起片肉干嚼了起来,“种花的事,还得靠吃公粮,拿军饷,有组织纪律的军队来干。让民来干没好处的好事,正义的事,那就是徭役,就是虐民了。

修长城抵御外侮,建直道方便交通,开运河疏通航道,治水防洪防涝,开荒筑城都是好事。从戎,戍边,充塞,屯田,保家卫国,都是正义的事。

可这种正义的好事,咱们干的越多就越邪恶,就越要坏事,就越是要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我们若让民去干对我们有好处,而损害了民的事,就是在罪人,而不是罪己。

可这样的好事,正义的事,又不能不做。那怎么办呢?那就让可以从中得利的人来办,我们来办,让吃我们军饷的军队来办。让我们的敌人来办,战俘,罪犯,战争奴隶,都是很好的人力。

若我们让我们的民来干这个事,却不予民利,那我们就是把我们的民当做敌人了。

北盟是一个势力,一个组织。在这一组织内部,我们是支配的一方,我们的人民是被支配的一方,内部是支配与被支配,权利与义务的关系。

若我们剥夺了被支配一方的权利,只想支配,那内部就会转变为敌我关系,民就戴黄巾了。在敌对状态中,要么我们胜,要么敌胜。

我希望的是把越来越多不相干的人,敌人,变成我们的人。把越来越多的人,绑进一个利益共同体,而不是把我们的人,变成外人,变成不相干的人,变为敌人。

所以,这个建新城,开荒的事,不能让民来干,因为我拿不出与民的付出,对等的报酬。”

“…先生又在骗我。”

田豫想了半晌,突然一叹,“与先生相处,受益良多,豫光是要辨别先生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真正的目的何在,就煞费思量了,于策论一道,精进颇多。时下你若是再想忽悠我,怕是没以前那么容易了。”

“怎么是忽悠呢?”李轩把水碗朝台子上一放,诧异道,“实话啊。”

“开荒不予民地?迁新地筑新城不予民新房?”

田豫面无表情道,“先生不至于小气如此吧?”

“哎,我以为是什么呢,你是人在局内站在局外。人在局内,对自己所在的团体有信心。站在局外,又看的是花海盛开之后的模样。”

李轩端起水碗喝了口,一抹嘴,“可是你不能让民对我等也无条件的信任呀,你不能让民也看这么远呀。荒地是一文不值啊,卖水田的才是败家子呀,为什么啊?就是大多人还是习惯守成,愿意安逸,我就喜欢安逸呀。愿意开荒,挖渠,兴修水利的少,愿意坐享其成的多。

荒地到处都是,汉军出塞打下来那么大地盘,没有人愿意去住,你有什么办法?只能让胡人重新占了,那除了盖长城,你有什么辙?

潞城东南三江交汇的冲积三角区,仅水田就可以辟出二百万亩以上,这是千万石的石高呀。可时下除了湿地,荒野,什么都没有呀。就跟在你家乡雍奴大泽放鸭似的,三百万只鸭的容量,时下才万只,这就不错了,你忘了你刚开始寻人放鸭的遭遇了?”

田豫闻声一愣,唇角一掀露出了一抹苦笑,点点头:“要让人信我等,却是比让豫信我等,难的多。”

“你信自己,都不见得有信我等多。”李轩淡淡补了句,“你更信的是北盟,多过信自己。”

田豫又是一愣,沉吟少许,缓缓点头:“先生说的是,确是如此。”

“所以,你更不能强求民什么。我信我等,信北盟,都多过信我自己。一个重甲士是不敢冲锋的,可十几个重甲士就敢追着三五百黄巾砍,因为背后就是北方军,就是北盟,就是集体的力量。”

李轩平静道,“这就是为何建新城,开荒要用军,因为集体的力量,我们现在就有。而未来的丰收再喜悦,时下的人民也感受不到。

民就是蜜蜂,看不到花,嗅不到蜜,吃撑了才来野地。要等我们先把荒开了,花种了,初期累一点,先人工授粉,等花越开越多,花香与蜜的味道有了,蜜蜂自己就飞过来了。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不用人工授粉了,让辛勤的小蜜蜂采蜜去吧,采回来我们就当着蜜蜂的面拿走它的蜜,蜜蜂还赶都赶不走。”

田豫就笑:“先生还是一贯的以利诱人啊。”

“对民是诱之以利,对士卒与军属是半诱半强制予利,对战俘就是完全强制了,利不利的看表现了。”

李轩呵呵一笑,又皱眉道,“这段脱产建设期,一期开荒至明年春播止,要一直持续到秋收,第一期开荒的成果才能落袋。而那是远远比不上开荒,开渠挖沟,兴修水利,固河修堤的付出的,更别说还要建新城。

而第二期又要赶在后年春播前,加速开荒,起码要三年,粮食才能自给,咱们才能稳住。在此之间,建设绝不能停,粮食绝对不能出问题。”

 

三国圈

嬴政作者

历史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