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祁王妃,盛世蜜宠

天府祁王妃,盛世蜜宠

桉白帅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发布时间:2019-09-03 04:01:01

在线阅读

主角叫成阳,荣珏的小说是《天府祁王妃,盛世蜜宠》,它的作者是桉白帅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荣珏早晨醒来时,整个人有些混沌“嘶——”手臂隐隐作痛……他轻瞥一眼,赫然而醒目的一排牙印,而那处已经是血肉模糊,且周边出现青肿,

《天府祁王妃,盛世蜜宠》免费试读

荣珏早晨醒来时,整个人有些混沌“嘶——”手臂隐隐作痛……他轻瞥一眼,赫然而醒目的一排牙印,而那处已经是血肉模糊,且周边出现青肿,似乎在提醒他昨夜的“盛况”。

房中一片狼藉,桌子上的瓷器碎了一地,而造成一切的元凶,早已不知所踪。

“沥宗——”他朝空气中喊到

房中忽然出现一黑衣男子,那人颔首抱拳“主上”

“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字一句,说得极其缓慢,颇有些咬牙切齿的韵味。

******

客栈正厅的最大桌坐了几个人

“你要我穿这么丑的衣服?”小姑娘嘴一撅,表明不干。

“可是所有人都穿了,你看连袁琅不都穿了吗?”成阳扶额轻叹,这两兄妹,真没一个省事的。

昨夜,某大爷趁她沉迷美色时,“呲”的一下,干净利落的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她顿时回神,用了吃奶的力推开他,哪知某大爷跟黏在她脖子上的虫子似的,纹丝不动。

她边忍着疼痛,边心疼自己这喂了疯子的血,还得想办法解决目前这状况。

某爷倒好,完全投入与这项“工作”,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

而此刻她和大爷的姿势是:大爷手环着她,头埋在她的脖颈,偏得她完全被他的手兼身躯禁锢,动弹不得。

她恶狠狠地咬着牙齿,发出“硌硌”的声响。

脖间的人动作一顿,后抬头看着她“别吵。”

声音……着实难听啊,一点也不像平日里勾搭人的声音。

不过此时,成阳可没心思想着些,她极其迅速的退开,同时把桌上的盘子掷向他。

男人没防备,其中一个碎瓷片划过他的手背,一道血痕醒目而扎眼的出现在他如玉的肌理上。

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一般,只顾走近面前的女子。

二人皆有些狼狈,她脖子流着血,湿了前衣,他手臂滴着血,点缀了走近她的一路。

成阳正暗暗运气,打算待他近身时,一招打晕他,她想,此法危险但可一试。恰是这时,成阳身后出现了一个如魅影般的人,在成阳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时,冰冷的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如果打算杀我,你也不可能让你家主子熬过今夜。”她没有丝毫动作,只是盯着愈来愈近的人,冷冷的开口。

那人果真有些犹豫,后立刻收回了刀,移至女子身旁

“现在,该怎么办?”

“想办法把他弄晕。”

二人同时出声,让黑衣人微怔,然后那女子又说“听我的”

荣珏此刻大抵是没有太多弯弯肠子的,只是想抓住这个红衣服,血好喝的人。乃至在他走近这猎物的中途,竟然无意识的舔了舔嘴角的血渍。

成阳示意黑衣男子去往荣珏背后,自己则握着黑人的刀,某爷眼神一变,暗泛狠厉,同时手中倏而聚起真气,全身亦散发出幽暗的气息。

下一秒,男人愣在原地,恰是在这个空挡,黑衣人暗自发力,正中他家主子的天穴。而男人本打算攻击前眼这人却又愣住的原因,竟是,那个女子用刀划开了自个的手臂,鲜血艳艳,一如男子嘴角的艳红。

看见荣珏倒下去,成阳总算松了口气“你主子到底得了什么怪病?”

她着实没啥好脾气,这连月见血的速度堪比当年她杀山鸡的速度了。

那人却不回答,只是将他家主子抱到了床上,又封住了他的各大穴位,以防真气不断外泄。

“你在这好生守着”黑衣人拾起他的刀,瞬间,不见踪影。

成阳边气恼,边叹气,找了白条子将自个的伤口随意扎了一下。

才慢悠悠走到床前“唉,我说荣珏,我到底是欠了你多少万两钱,才能为你多次见血?”

目光落到那扎眼的红色,心里竟起了个十分邪恶的念头,且下一秒,她真的去做了。

那个女人似乎用尽了全力一口咬在躺着毫无知觉的人儿的右手臂,那处立刻血肉模糊……她心中这才有些痛快。

*****

门砰的被推开,那个穿着蓝衣裳、前两日为她治病的美人出现了,身后的是刚才的黑衣人以及她那日做弓器时在外帮了些小忙的小白脸。

那姑娘疾驰到床边,立刻替她家主子诊脉,而有神色大变,言辞色令道“怎么才短短几日,主子的身子就成了如此模样?在王府出发时,不是还是往愈和的方向走吗?”

“萤,先给主子治”那黑衣人拧眉。

“我需要你们帮助”女子收回手,慢慢恢复神色,又看了凉凉的眼成阳

“劳烦成姑娘出去,为主子备些罐温粥。”

成阳不是傻子,知道这美娃娃是要支开她,那黑白无常此刻显然很听美娃娃的话,她也没其他路子选,遂出去,带上门。

至客栈正厅时,那些士兵们都已回屋睡了,袁琅自然也是去休息了,只有那小二趴在大长柜上打瞌睡。

她便打消了让他们准备吃的的念头,自个寻到厨房,找了找有没食材剩余。

也是运气好,在那黑色大厨柜里,看到了剩了几根胡萝卜和些生肉,角落里还有两香菇,又地上碎菜堆里翻了翻,找到了些生姜。

她利索的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洗洗,伤口还因此灌了些水,只是自个没大管,又将胡萝卜、香菇切成丁,生肉剁碎。

在米缸里舀了点米,洗好,将准备好的一些材料,放入小罐里,在将小罐放入灶火中,往大锅里盛满水,开始生火……

半个时辰后,她才从余热中夹出小罐,将里面的粥倒入干净的碗中。又实在觉得好笑,她竟又开始了伺候人的生活了?罢了,就这碗粥也算不得什么,当年给师傅做那些才费力气。

等她端着粥再进那屋子时,三人还在给荣珏输送真气,她叹气,这样就不怕半夜有人闯入?

她哪知那黑衣人是个厉害的主儿,知道是她,她才得以进来

……

等那三人收手时,成阳都快睡着了

“怎么样?情况稳定些了?”那姑娘“砰”的一声,生生将成阳的睡魂儿给吓散了

姑娘冷冷的开口“成姑娘,主上因为你的缘故,将沥寒派出去,而今,你竟如此恩将仇报。”

“此话怎讲?”成阳实在是困,可又不得不打起精神。

“主上不过是喝了点你的血,你竟狠心到在他手臂内侧狠咬一口。你可知道,他如今本就真气紊乱,各种毒素在身,你便在他的天府穴狠咬一口,无疑是让他体内血液逆流,直损心脉。”蓝衣姑娘紧紧的握着拳头,才忍住了杀了她的冲动。

成阳大惊,我就咬了一口,他就这么……

“萤,你多言了。”那黑衣男淡淡的瞥了眼成阳

“沥宗,你不是不知道主上身体如何?你怎么放任他一人在房间运气——”姑娘大概是怒极了,连带着和黑衣人说话的语气都很冲。

小白脸赶忙拉扯住姑娘,道“萤,你别冲动,你打不过宗的,再说,主子这不没事了吗?”

“没事?你们可知道,如今他的身子是愈发愈弱了?若还找不到——”

小白脸忽然朝蓝衣姑娘脖子一劈,姑娘就晕了过去“宗,我先带她撤了。”

说罢,不见踪影。

******

“王妃,沥萤的话,你只当听听,不要放在心上”黑衣人这番话说得十分恭敬。

“王妃?刚刚那姑娘不是这么叫我的。”成阳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倚着桌子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人

“主上是明媒正娶的你,自然能担得起这个称呼。”那个人沉着半晌,才道“王妃,主子这个人年少时,经历了很多非常人所能忍受的事,所以他的性子也十分古怪,我希望你能多担这点。”

这话咋听着这么耳熟呢?

“主上的身体,自年幼就孱弱。年前,在北鲁原大战中,敌军以险恶的阴谋,暗袭主上,那次大战,牵动了主上的旧疾,伤及心脉,这也是为何主上如此畏寒的缘故。”

怪不得,这春暖花开的日子,也要披着件白裘,她还以为是为了好看呢。

“王妃,你和我们不同,你有正当的借口可以关心主上。即便……,我是指王妃可以好好用心待主上。”

那个黑衣人对着她絮絮叨叨,她着实奇怪,这人怎么就如此确定她对荣珏一定会倾心相待?

“你怎么就如此肯定,我不会伤害荣珏?”她弯弯眼,做着常年的动作。

“因为你是沐摇的女儿。”那人以极其肯定的语气,极其正式的神情,说道

“沐摇?我娘?”她立刻变了脸色“你怎么认识我娘?”

这个人看起来和她差不多的年龄,怎么会?

“王妃,至于你问的问题,你可以自己去问主上,我们这些人不能多言。”黑衣人似是故意忽略她的话,接着道

“我不需要知道他得什么病,你只要告诉我,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而下一刻,成阳万万没想到这人居然话都没讲完,就遛了?

她一时气急,口中又觉苦涩,忙端起那粥“咕咕”的喝了个干净。

又急冲冲的走到床前,恶狠狠地看着这个“万恶的源头”。

越看越气“你!”她狠狠地捏着熟睡的人的脸,直至掐出红印子,才放开手。

人儿仍是毫无反应,她又拍了拍他的脸“这样瞧着,还挺乖巧的嘛”

……

******

“小夫人,起得到早”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这大厅想起

成阳立刻回了头,只见荣珏正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这人怎么看着危险的很,她想。

“昨夜睡得好,自然起得早。”她嘿嘿一笑,众人亦跟着笑,荣琳则十分鄙视的看着成阳。

“哥哥,你看看,这个人非要我穿这么丑的衣服。”荣琳拿着那粗布衣,“蹬蹬”的跑向她的哥哥。

玉手轻轻挑开那衣服,眉眼似是弯了弯“琳儿,换上。”

小祖宗大惊,刚进入厅间的掌柜的亦是大惊。

“怎么会是个男儿声?”他

 

天府祁王妃,盛世蜜宠

桉白帅作者

古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阅文集团

在线阅读

《天府祁王妃,盛世蜜宠》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